搜索

CHANGZHOUSHI FARUN XIAOWEI QIYEFENGXIAN FANGFAN FUWU ZHONGXIN

常州市法润小微企业法律风险防范服务中心

0519-86688009

微信公众号

常州市法润小微企业法律风险防范服务中心

常州市小微企业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电 话:0519-86688009

传 真:0519-86688009

邮 箱:czxwqylaw@163.com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公园路18-227号(南大街商圈党建服务中心内)

释法明理,防范风险
化解矛盾,润泽微企

电话:0519-86688009

联系地址: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公园路18-227号(南大街商圈党建服务中心内)

Copyright © 2018 常州市法润小微企业法律风险防范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10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常州

>
>
【法律】全球首例!中国船东动用“不可抗力”拒收货物遭拒或面临索赔!各国法律大不同,不可抗力免责的几个要点!

新闻动态

【法律】全球首例!中国船东动用“不可抗力”拒收货物遭拒或面临索赔!各国法律大不同,不可抗力免责的几个要点!

浏览量

外贸企业关注了: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接收能力,中海油以“不可抗力”通知壳牌与道达尔拒收35批LNG货物遭拒绝并面临索赔这是目前已知的全球首批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动用不可抗力条款的案例之一,也是目前已知的首起中国企业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宣布无法履约的事件。

 

中海油动用“不可抗力”遭拒绝

 

据外媒消息,中国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于2月7日表示,由于冠状病毒的迅速传播,已暂停与至少三家供应商的合同。中海油告知供应商,因疫情影响遭遇“不可抗力”原因而无法履行部分LNG进口合同,但这一请求却被欧洲最大的两家能源公司拒绝。

 

由于疫情造成了春节假期延长、复工时间推迟,中海油的部分LNG接收站因工人不足而无法满负荷运转,导致LNG进口能力大大降低,原材料市场也陷入混乱

 

据外媒报道,“不可抗力”可以免除中海油履行合同规定接收LNG货物的义务,不过,荷兰壳牌与法国道达尔均拒绝接受中海油“不可抗力”的法律依据。这意味着,虽然中海油仍然有可能会取消近期LNG货物的交付,但壳牌和道达尔很可能会向中海油索赔。

 

消息人士称,中海油已经向至少3家供应商发布通知,就近期交付的LNG货物宣布遭遇不可抗力,通知涵盖2月及3月间的LNG采购,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船舶经纪公司Poten& Partners表示,多达35批LNG货物可能受到中海油“不可抗力”通知的约束。

 

据路透社消息,法国道达尔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和电力部门主管Philippe Sauquet周四表示,“至少有一家中国客户正试图利用冠状病毒来表示遇到了不可抗力。”“我们已经收到了一个不可抗力,但我们已经拒绝了。”

 

Philippe Sauquet称“当然,我们必须小心。”“如果中国所有的装货港和卸货港都实行隔离,我们就有真正的不可抗力。就目前而言,情况并非如此。”“当公司由于无法控制的情况而不能履行合同义务时,公司就会援引不可抗力。”

 

中国海油全球第二大的LNG主力买家,也是道达尔最大的LNG买家之一。2018年10月,道达尔和中海油签订了液化天然气(LNG)长期购销合同补充协议,进一步加强双方在液化然气领域的合作。双方同意将来自道达尔全球液化天然气资源组合的合同供货量由每年100万吨增加至150万吨,同时将合同期限延长至20年。此前的长期购销协议签署于2008年,当时协议规定每年合同供货量为100万吨,合同期限为15年。

 

据国际船舶网了解,中国海油也是中国最大的LNG船船东——中国液化天然气船务(国际)有限公司(CLSICO)的股东,CLSICO由中国液化天然气运输(控股)有限公司(CLNG)和中海油能源发展投资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合作投资,于2004年9月成立。CLSICO是一家国际化的专业LNG船舶管理公司,拥有一支专业的船舶管理团队,按照国际LNG行业标准管理船舶,该公司所运营管理的LNG船全部由沪东中华船厂建造。

 

买家担忧客户利用不可抗力条款回避长约义务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升级并且造成经济冲击的情况下,这是目前已知的首起中国企业宣布无法履约的个案,也是首家国际级能源供应商公开反对买家试图退出合约。

 

Philippe Sauquet表示,今年冬天的气温比往年要高,导致中国今年的需求减少,LNG现货价格也较低。“一些长期客户有强烈的诱惑,他们试图利用不可抗力的概念。说不能按照长期合同提货,但却想买现货这是相互矛盾的。”

 

行业消息人士表示,这个中国买家的举动,可能会令人更加担心中国进口商、甚至是对全球企业出口油品的业者可能利用不可抗力条款来回避长期合约义务。

 

不过,Poten&Partners称,与中海油不同,中石油和中石化并没有发出任何不可抗力通知,而是希望推迟货物交付。

 

目前,中国是全球第二大LNG进口国,中海油是中国最大的LNG进口商,占中国LNG总接收能力的一半左右。

 

彭博社和数据供应商Kpler汇总的船舶跟踪数据显示,因疫情限制了中国LNG货物接收能力、LNG需求下降,至少有5艘原本计划前往中国的LNG船选择改道或者在海上闲置。

 

随着对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中国的销售放缓,原油及LNG现货市场已经感受影响,例如供应增加、能源价格受抑。另外,由于LNG贸易商急于为原定送往中国的LNG货物寻找别的出路,导致亚洲LNG现货价格跌至历史新低。

 

中海油的不可抗力声明进一步冲击了LNG市场。由于美国供应增加以及欧洲和亚洲冬季气候温和导致需求疲弱,LNG市场本就受到重击。甚至在中国买家放弃供应合同之前,现货价格就已经跌至历史低点,损害了壳牌和埃克森美孚等能源巨头的盈利能力。

 

专家:各国“不可抗力”概念不尽相同

 

中国船舶集团旗下中船租赁总法律顾问,曾经担任中国和美国纽约州持证律师的赵申先生近日解析疫情下中国船企涉外合同履行法律问题并提供建议。赵申表示,“不可抗力”的概念和具体内容在不同国家法律项下不尽相同

 

在法定不可抗力的国家中,不可抗力的法律效果直接由法律做出规定,合同约定的不可抗力后果是否对合同当事方生效取决于合同条款的具体约定是否违反法律强制性规范。

 

另一方面,包括美国、英国等国法律项下不可抗力的效果则由合同条款的具体约定,根据合同履行的受影响程度包括了延长履约时间、在受影响期间暂停履约及部分或全部免除合同义务等。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已经出具了关于本次疫情的证明和复工时间延迟的证明,因此证明不可抗力条款约定情形已经发生已经初步达成。不过,船企需要注意的是此等事实性证明是否符合相关国家民事诉讼规则以及具体合同条款的要求,同时中国船企还应该在区分合同不能履行、部分不能履行、暂时不能履行或不能如期履行情况的基础上确定是否已经完成举证,是否已经证明履行了相关的通知义务、减损义务等

 

除了不可抗力以外,还可以考虑使用情势变更原则维护自身权益。该原则是中国合同法赋予法院根据公平原则在合同订立后发生合同订立时无法预见的重大变化情况下变更、解除合同的权力。

 

还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就货物运输合同而言,目前尚没有封港或者禁止水路货物运输的行政规范文件,因此水路货物运输合同,在没有因疫情导致运输合同无法履行的情形下,仍应该继续按照合同履行。如果继续履行合同,可能导致自身严重不公平亦可适用情势变更原则分摊。针对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发的疫情,应充分判断本次疫情是否足以导致合同无法履行,各航运企业也应该结合双方合同目的及自身实际情况,采取合理、合法措施,慎重解除合同,力争减少法律风险。

 

一、WTO、WHO的相关规定措施

(一)

世贸组织规定

在WTO的一揽子协议中,各成员就《实施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协议》(SPS协议)达成共识,为防止货物贸易导致突发不可控的疫情事件,允许成员对进口贸易采取临时、必要的措施。但任何进口成员不得采取缺乏足够证据的过度措施,或依此达到隐含的贸易保护目的,成员采取的措施应是“必需的”、“有科学依据的”、“无差别的”、“符合SPS协议的”。

(二)

世卫组织规定

《国际卫生条例(2005)》对包括世卫组织所有会员国在内的全球196个国家适用。它要求各缔约国应当发展、加强和保持其快速有效应对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核心能力。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规定,“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是指,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并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的事件。构成PHEIC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此类事件应是严重、突然、不寻常、意外的;二是对公共卫生的影响很可能超出受影响国国界;三是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

世卫组织提出PHEIC是为了面对公共卫生风险时,既能防止或减少疾病的跨国传播,又不对国际贸易和交通造成不必要干扰,使相关国家地区遭受经济损失。PHEIC发布后有效期为3个月,世卫组织可根据疫情发展,随时撤销或修改。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第十五条和第十六条规定,WHO 总干事有权针对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向其他国家发布临时及长期的处理建议。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第四十三条规定,采取明显干扰国际交通的额外卫生措施(指拒绝国际旅行者、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物品等入境或出境或延误入境或出境24小时以上)的缔约国有义务在采取措施后48小时内向世卫组织报告相关公共卫生依据和理由。世卫组织将审查这些理由,并可能要求有关国家重新考虑其措施。

2020年1月31日,世卫组织宣布2019-nCoV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发布《国际卫生条例(2005)》下的临时建议(有效期3个月)。WHO 总干事还宣布,不建议对中国进行旅行和贸易限制(there is no reason for measures that unnecessarily interfere with international travel and trade),世卫组织同时呼吁各国不要采取可能助长侮辱或歧视的行为。

就本次2019-nCoV疫情发布的临时建议,总干事将酌情决定在3个月后(或者更早)再次召集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

二、各国规定是否须与WTO、WHO规则相符

面对新冠疫情的升级,其他国家也纷纷采取了一些措施 ,例如美、法、日、俄、韩等多国宣布将从武汉撤侨;朝鲜、俄罗斯暂时关闭相关地区中朝、中俄边境口岸;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蒙古、斯里兰卡、哈萨克斯坦等国收紧或暂停了对中国公民或者中国湖北省公民的签证发放;美国、德国、瑞士、法国、英国等国家和地区的航空公司考虑暂时取消本国往返中国的航线;美国对中国的旅游警示升至最高级,曾到访中国的外国人(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除外)将被暂时禁止入境等。这些措施与防控人员流动直接相关。

而与货物流转直接相关的规定更侧重于国际贸易所依据的SPS协议规定。也就是说,各国应尊重世卫组织建议,结合WTO相关法律采取合理有科学依据的对应措施。

虽然世卫组织不建议其他国家针对新冠疫情采取限制性措施,但各国有权且有可能自行制定国内法或相关措施从审慎角度防止疫情,包括对人员入境和货物进口进行限制。

三、疫情是否构成不可抗力,并依此解除合同

(一)

此次疫情是否构成不可抗力

由于我国内地31个省区市均已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且贸促会已宣布能够为相关企业就此次疫情提供遭受不可抗力的证明,根据《民法总则》和《合同法》的规定,结合我国法院在非典时期出台的相关判例,目前疫情已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属于不可抗力。

(二)

不可抗力的免责要件

在中国法下,发生不可抗力不可以当然免责,不可抗力免责需要满足以下要求:

1.发生不可抗力的事件应该在合同正常履行期间;

2.仅在不可抗力影响范围内可免责;

3.遭受不可抗力影响的一方应及时履行通知义务和提供构成不可抗力的证明;

4.合同相对方(债务人)尽到了及时采取措施避免损失扩大的义务。

(三)

不可抗力的法律效果

发生不可抗力致使合同不能正常履行的,法院一般会按以下原则判决:

1.暂时不能履行的,可由当事人延期履行;

2.部分不能履行的,可由当事人变更合同后继续履行;

3.对于全部不能履行的合同,或者延期履行或部分履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要求解除合同的,法院应当判决合同解除。

由于各国法律中的“不可抗力”制度存在差异,在买卖双方就是否遭受不可抗力及能否主张免责存在争议的情况下,最终仍应按照贸易合同约定适用的法律规则分析判断。

 四、应对措施

(一)排查风险,建议出口企业梳理自身生产经营能力和确认上下游合作企业的配合程度,根据已签订贸易合同的具体约定安排生产计划,排查相关贸易合同是否还能如期履行,是否存在违约风险;

(二)更新信息,出口企业可多种渠道不断更新了解相关进口国针对疫情作出的进口限制法令,停止向已经出台货物进口限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发送货物;

(三)提供证明,若由于原材料供应匮乏、生产能力不足、交通运输条件限制或由于受到进口国针对疫情作出的限制进口的法令影响而无法继续履行贸易合同的,出口企业应将疫情造成其无法继续履约的情况及时通知买方,并附上相关政府机构发布的不可抗力证明、春节延长假期通知等证明文件;

(四)及时主张,若因疫情与买方发生合同执行纠纷,出口企业可梳理贸易合同中有关不可抗力、情势变更、商业目的落空的条款,结合贸易合同约定与买方协商解决方案;在买方提出受疫情影响无法支付货款或拒绝接受货物时,依据贸易合同的约定向买方主张权利。

(五)索要证明,若买方主张解除贸易合同,出口企业应要求买方提供可支持其主张的证据,包括:

1.买方所在国官方发布的禁止接收中国出口货物的法令或文件;

2.买方销售对象或者买方所在国消费者已明确表示拒绝接收来源于中国的货物,或已有拒绝购买来源于中国货物的倾向,买方继续接收货物将导致其遭受损失的证据;

3.若买方主张出口企业出口的货物存在疫情病毒,且可能导致买方及买方的客户受感染,应要求买方提供权威医疗机构作出的鉴定报告。

(六)与买方保持良好的沟通,协商有利于促进双方长期合作和共同实现商业利益的合作方案;

(七)对于尚未正式签署贸易合同的采购意向,出口企业应充分考虑疫情防控措施可能给贸易合同履行带来的影响,并在订立贸易合同时作出有针对性的约定。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

 

 

来源:进出口经理人,中国船舶网,中国信保